首页小说作品正文

他曾十分得意于这绸带的坚韧银面郎君挡了两招

小说作品2019-07-2779

银面郎君挡了两招,道:“丰州丰水河,紫羽凤凰,是你伤的?”

皇甫月轻嗤一声,道:“那个废物,你也认得?”

只见银面郎君突然招式一紧,那两把银月匕首顿时如同一个巨大的没有空隙的光球,向皇甫月卷来,速度无比快捷,无比凌厉,却又透着浓浓的杀气,在杀气之中,银面郎君冷冷道:“伤我朋友,辱我同伴,死!”

这一个死字,仿佛有形有质的一支利箭,向着皇甫月的心口直戳过去。

皇甫月陡然见到那冷光白球席卷而来,吓了一跳,手中的冰蚕雪绸立刻凝力成刀,猛地砸砍。

但是,那银光白匕光球虽然不大,冷冽杀气却有半尺,皇甫月仗着冰蚕雪绸比刀剑还要韧,准备直劈光球。

只要破了这个光球,就能将银面郎君重伤。

她现在要破开他的面具,看看这面具下是怎样可憎的一张脸。

然而,当她的冰蚕雪绸刀砍下去的时候,并没有破开那光球,甚至,在接触到银月双匕所营造出的那个半尺的杀气之圈时,只听哧拉的撕裂声响起,那是布帛破裂的声音。

皇甫月心中大震,眼瞳顿时一缩,露出不可思议之色,整个人也后退七尺,急急地去看自己手中的冰蚕雪绸。

那白如银月,凉如冰雪,质如金铁的冰蚕雪绸成了一片破布,尾端的线条如流苏软软垂下,整个绸面,十四五个破洞好像张开的大嘴在嘲笑着她。

这怎么可能?

皇甫月把这冰蚕雪绸宝贝得不得了,师父说过,为了做成这一条绸带,需要一百多只的冰蚕王五十年所吐的丝。

冰蚕已经不多见,何况冰蚕王?而一只冰蚕王一年里所吐的丝,还不到一丈长,又细如发丝,因此一条冰蚕雪绸,至少要花五十年才能制成,这时间一点也不夸张。

世间仅此一条,其珍贵程度,一座城池也难换。所谓的价值连城不过如此。

可现在,却成了破布。

更让皇甫月心中震惊的是,师父还说过,此绸坚愈金铁,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就算宝刀利器,也不会伤到。他曾十分得意于这绸带的坚韧,说除非有人练成了域,在那个域里,配合宝刀利器,才能使冰蚕雪绸出现破损。

刀有刀域,剑有剑域,任何武器都有域,但是,这个域,是一种气势,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掌控之力,就算许多超一流的高手,都不能领悟这个域。

领悟了域的,最后都会成为绝顶高手。

难道银面郎君竟然领悟了域?

那个光球和半尺冷气的范围,就是她的域?

怎么可能?

师父说过,能领悟域的,不但要十分聪明善悟,还得有天大的机缘,五十岁之前,无人能办到。

这个人看起来还很年轻,不要说五十,二十都不知道到没有。

就在皇甫月心中震动到无以复加的时候,那白光雪球已经逼近。

银面郎君恼她伤了萧紫凤,害她差一点儿就身死,而且口出不逊,下手丝毫也没容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