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文学正文

就是当年两个人离婚那会儿,明歌甩手将宋婷婷推开

现代文学2019-07-2651

江城一直看着明歌,一直到明歌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他这才说,“过段时间我想去一趟瑞士,俞总可以容出一点时间和我一起去吗,上次被俞总赢了比赛依旧印象深刻,不赢回来,好似这辈子都会有心魔。”

“可以啊。”明歌没想到这人脑回路如此奇葩,多少年前的事了还记得如此清楚,所以这人送礼其实就是为了这件事?“随时奉陪。”

“原来俞总滑雪比城哥哥还厉害?”宋婷婷不可置信的惊呼,“城哥哥你已经很厉害了啊,我都没见过比你更厉害的呢,可惜我对这个实在没兴趣,不然真要去看看你们两个人的比赛,一定特精彩。”

“江少下午还要赶飞机呢吧。”明歌说,“如果没别的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一步了,祝江总一路顺风。”

明歌刚出餐厅的门,就被后面追来的宋婷婷堵了上,“俞总,俞总,我想和你说几句话,就就几句话可以吗?”

明歌抬手看了看手机,“说!”

“俞总,其实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了吧。”

明歌斜睨了她一眼,“你是谁?”

“俞总,过往的事情都是些不好的回忆,我知道你不想提起,我也不想提起,我和你一样都想告别过去开始新的生活,我真的没想过再打扰你们。”

明歌,“我时间有限,你说重点。”

宋婷婷忙说,“俞总,俞总,前段时间炎总他和我打电话,说要将我的孩子带回炎家,求你劝劝他好不好,我只有小炎一个孩子,我以后都不可能再有孩子了,我只能和小炎相依为命,他要是带走了小炎,就等于是带走了我的命,俞总,同为女人,你看在死去的星星的份上帮帮我吧好不好。”

明歌听着她说完了才答,“没兴趣。”

这三个字可真是任性。

宋婷婷以为明歌会说不帮,她反驳的话都准备好了,结果明歌就给她来这么三个字。

侍应已经把车开到明歌的面前,一见明歌要上车,宋婷婷忙忙反应过来去拉明歌的手,“俞姐,俞姐,求你了,我和小炎真的不能分开,我求你了你劝劝炎总好不好,我求求你了呜呜……”

说到伤心处,她抱着明歌的胳膊软倒在了地上。

明歌低头瞧她,“你当初怀孩子的时候就该知道有这么一天呢吧,你老家离京城那么远,你既然不愿意让炎家认这个孩子,就该带着孩子低调的回老家去,而不是这么高调的回京。”

顿了顿,明歌在宋婷婷惊讶的目光中继续说,“你这么聪明的人,这些事我不信你没想到,你现在求我,不过就是想替你自己再多争点利益罢了,小宋,做人最重要的就是本分,每个人都有野心,可是野心太过了就是任性,人迟早要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代价。”

宋婷婷摇头,“俞姐,俞姐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帮帮我,求你了你帮帮我,只要我和小炎不分开,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所以她装逼模式开启难得的说了几句人生大道理,结果连对牛弹琴都不如。

明歌甩手将宋婷婷推开,“又不是我抢你的孩子,你求我有个什么用。”

上车连踩几下油门喷这女人一脸尾气。

明歌打了电话给炎屹然,“那个叫宋婷婷的女人刚刚来找我,求我不要抢走她的孩子。”

声音冷冰冰的让炎屹然一听就直冒寒气,“明歌,明歌你别听她胡说八道。你不要相信她的话。你在哪里,我来找你。”

“我在开车。”明歌说,“你别过来找我了,你要是过来的话,我会想撞死你。”

就是当年两个人离婚那会儿,明歌都没有对炎屹然恶言相向过,此刻听到明歌这样咬牙切齿的说话,炎屹然的心顿时就掉进了冰渣子里一般。

明歌好不容易答应又要和他拍拖了,他和明歌两个人的关系难得的又像以前一样融洽,他决不能让明歌因为这件事疏远他。

他忙忙说,“明歌,明歌,不是你想的那样子,你听我解释。”

“我不想听你解释。”明歌打断他,“我们离婚这么多年了,早就没了什么关系,不过炎屹然,我还真是佩服你呢,说什么人工授精,说什么你和她没有发生过关系。哈哈,原来你们的孩子都这么大了,我现在就觉得我太可笑了,还一直觉得这个世上所有的男人加起来都没有你人品好,还觉得你当年也是被一个女人骗了,炎屹然,你真是让我觉得恶心。”

明歌啪的挂了电话,炎屹然又打了几遍电话她都没有接起。

明歌没有回公司,她找了一个咖啡厅坐了一下午,期间炎屹然一直都在打她的电话,她并没有接。

晚上的时候刚出电梯,就看到了楼道里的炎屹然。

明歌一看到他,扭头就要走,炎屹然几步追上明歌,拉住明歌的胳膊乞求般的说,“明歌,明歌你听我说,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她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就是那天我喝醉了,我喝醉了,我以为你在家,以为她是你。明歌,我没有骗你,我心底一直一直都只有你。”

明歌面无表情的望着他,炎屹然的脸上有些憔悴,眼圈里还有着红血丝,今天找了一整天明歌,整个人看起来颓废的不行。

他见明歌并没有再挣扎着要甩开他,很知趣的放开明歌的胳膊继续说,“明歌,那个孩子是炎家的孩子,爷爷说了必须得认回去。至于那个女人,你不用担心,我比你还厌恶痛恨她,我绝对不会和她有半点的关系。”

明歌说,“炎屹然,你别和我解释这些了,白天的时候我有些失态,电话里说的有点重了,你也别放在心上。我们离婚这么多年,已经什么牵扯都没有了,我希望今后你也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

炎屹然没想到他和明歌的感情会因为宋婷婷的事而急转而下,他甚至连两个人的订婚戒指都订好了,现在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底是无尽的苦涩蔓延,“明歌,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