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典文学正文

看看这些惊艳了百年时光的植物标本,大多数人只见过两种

古典文学2019-10-094

作者:空凤小仙


zhiwubaohuxuebao)


植物标本可以留住植物最美的瞬间,它们不仅是留给后人的宝贵研究材料,也是打开一段段尘封历史的钥匙。


常见的植物标本无疑是压制标本,这需采集合适的植物经过压制干燥并将其固定在一张台纸或硬纸板上,但压制标本也有一些缺点,比如需要压扁干燥保存,无法体现三维形态,时间长了也会褪色。


然鹅。。。


有些植物标本却历久弥新,即便经历百年时间依旧色彩绚丽、栩栩如生:


仙人掌


仙人掌 的花


山月桂


杜鹃花


猪笼草


TA们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玻璃制植物标本——Blaschka Glass植物模型系列的玻璃花(Glass flowers),被收藏在哈佛自然历史博物馆(Harvar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的植物标本馆(Harvard University Herbaria)中。


Courtesy Harvard University Herbaria. ? President & Fellows Harvard College


哈佛大学的植物标本馆收藏了4,400个单独的玻璃模型,代表847个植物物种。


这些玻璃模型不仅极具艺术美感,也有高度的科学精准性,不仅能够生动地还原实物原本的样貌和色彩,还能精准地展现植物的立体形态。


模型以惊人的精度复制植物解剖学的最微小细节,即便是植物的疾病状态:


经 典 的 由 来


Leopold and Rudolph Blaschka, glass artisans of Dresden, Germany


这些经典且独一无二的玻璃模型是由哈佛大学教授George Lincoln Goodale提议,玻璃工匠Leopold和Rudolf Blaschka父子在德国制造,从1887~1936年,历时近半个世纪。


乔治·林肯·古德尔(George Lincoln Goodale)教授是哈佛植物标本馆的创始人,也是第一任馆长,当时他正在为教授植物分类学以及植物馆的展品而头疼不已。


因为传统上植物标本需要将植物压扁,而一大堆压榨干燥的植物注定不会成为公众最激动人心的展品,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传统的植物标本容易褪色,会变得毛糙易碎,失去了植物本身应有的生动。


而此时,德国的玻璃制造商Leopold非常着迷海洋生物,开始制作海洋无脊椎动物的玻璃模型。


这些逼真的动物玻璃模型,以其美丽和严谨的细节而闻名,同时也让Leopold和Rudolf Blaschka父子声名远扬。


1887年,在George Lincoln Goodale教授的邀请下,Leopold和Rudolf Blaschka父子同意花一半时间为哈佛植物标本馆制作植物模型,另一半时间将致力于他们受欢迎的海洋无脊椎动物模型。


到1890年,哈佛已经成功与玻璃制造商谈判了一份为期10年的独家合同,而该项目最终持续了四十多年,直到1936年最后一批玻璃模型制作完成。


20世纪30年代末期哈佛大学的学生欣赏玻璃模型


这些玻璃制作的花朵可以一直盛开,热带和温带物种可以全年研究,同时可以精准地展示植物的解剖结构,根、茎、叶、花等,均惟妙惟肖。


而且即便这些模型已有一个多世纪的历史,从来没有一个植物学家可以挑出它们的错误。


Red Maple leaves (Acer rubrum)


这其中就包括英格兰植物学会主席——沃尔特·迪恩,他曾用放大镜检验了16 件玻璃标本,并和他的植物标本室的标本作了对照,结果没有找到任何差错。


Lupinus mutabilis – glass flower parts details


Panicum boreale flower detail


Lady slipper orchid


Oeothera caulis


也正是凭借精准的科学性和极佳的艺术感,玻璃花闻名遐迩,成为哈佛大学最经典的藏品。


而展出玻璃花的哈佛自然科学博物馆也成为美国波士顿地区最著名的旅游景点,每年吸引20万游客前去参观。


许多游客参观玻璃花时都以为它们是真实的植物,在进入或离开展览后不久,询问:“玻璃花在哪里?”


卓 越 的 工 艺


如此经典的藏品,离不开玻璃工匠Leopold和Rudolf Blaschka父子卓越的制作工艺,即使是现代的玻璃制造商也无法精确地复制他们的作品。


玻璃花制作过程全是手工操作,把玻璃或者有色玻璃加温软化,加工成各种花草形状,然后再涂上用有色玻璃粉调入染料制成的釉彩,并加热直至材料熔合到模型上。


其实,这是一种古老而相当普遍的玻璃加工技术,而Leopold和Rudolf Blaschka父子具有非常出色的技能,不仅如此,他们非常敬业,极其仔细地观察各种花草,力求完全真实。


遗憾的是,Rudolf Blaschka没有后代,玻璃花制作的技艺在他死后就失传了,所以哈佛大学的玻璃花便成为独一无二的绝世精品。


历时百年的玻璃标本需要精心地清洁维护:


保护者Scott Fulton


并且保护者发明了的最新修补技术——使用可以任意确定尺寸和形状的柔性丙烯酸填充物来代替缺失的模型部位。


也希望这些惊艳了时光的艺术标本能够被更多的人参观欣赏。


图片来源:Glass Flowers of Harvard Glass Flowers Exhibit


图文采编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