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典文学正文

夏冰倾脱口而出,这样骚货

古典文学2019-07-2667

  “该死的!”

  竟然把他老婆的手指踩成这样,他定不会轻饶了她。

  夏冰倾有气无力的把手抽回,“算了,就当是被疯狗咬了吧!”

  “是不是很痛?”慕月森看的心疼无比,都是他的错,早知道不该接电话。

  夏冰倾举了举手指,苦笑的调侃道:“要不然,你也让她去踩你的手指头一脚,那样你就知道痛不痛了。”

  “…….臭丫头,都这样了还开玩笑。”

  “没开玩笑啊,挺认真的!”

  “调皮鬼!“

  慕月森推了她的脑袋一下,拿出手帕来替她包扎。

  等他包完了,夏冰倾拿起来一看,简直像是用筷子插了一个馒头,莫名喜感。

  她噗的一声笑出来,“哇,你的包扎技术可真好啊,简直空前绝后!”

  慕月森自然听的懂这是反话,俊脸板起,“所以说干嘛非来参加这种无聊的同学会,腿脚本来就不便,还要跟别人呛声,这下自食恶果,被报复了吧。”

  “哈——”夏冰倾无语,“要照你这种逻辑,那怪的人应该是你啊,谁让你长的那么帅,让那女人看上了你,近而攻击我。”

  “你老公长的帅你第一天知道吗?”慕月森反问她。

  “第一天我就知道了,所以我就逃了呗,我当时就知道跟你扯上关系,准没好事。”夏冰倾脱口而出。

  慕月森忽而闭口,抿唇,眯起眸子瞅着她。

  夏冰倾看他脸色有些危险,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赶紧装傻,”好了,不说这个。”

  “不,你再说一遍,让我也好好的理解理解。”慕月森揪着不放。

  “手指痛,不想说话了!“夏冰倾捂着手,一脸痛苦之色。

  臭丫头,还挺会装的!

  看在她手指真的破了的份上,慕月森就饶了她的口误,不过那个欺负她的女人,他是不会饶过的。

  敢动他的女人,他会让她知道后果的。

  *

  同学会的重头戏是晚上的聚餐。

  偌大的厅里,摆着两桌。

  大家围在一起聊天喝酒,说的内容无非就是吹牛跟攀比,还一个说的比一个夸张。

  慕月森看待这样的场面简直在看猴子戏,原本所处的层次就是不同的。

  到了他那种层次上之后,钱不过就是数字而已,所以别人都羡慕,自己反而倒是无谓了。

  他听得快要犯困。

  夏冰倾也听的无趣。

  满场飞的整容女已经完全不顾男友的面子,拿着酒杯,跟花蝴蝶一样到处用身体去蹭男人的背,弄的一群血气方刚的男生都快要把持不住了。

  叶桦的面色自是难看的。

  安优优一门心思的跟女生聊着当红的明星,期间还说起了萧茵。

  她又嘴快的把夏冰倾跟萧茵的关系说出来。

  大家顿时又起劲让夏冰倾向萧茵去要签名照片。

  夏冰倾也只能口头上同意,心里除了感慨萧茵是真的红了,还不由的去想她跟季教授到底是如何了?

  上次大家聚过之后,萧茵没电话,季教授也没有,她也忙活着自己的事情。

  正游神想着,整容女已然跟幽灵似的来到了慕月森的身后。

  一对快要爆出来的浑圆狠狠的贴到他的背上,向前挤压着,红嘴嘟嘟凑下来,“我敬你一杯,算是给夏小姐赔罪了,你大人有大量,可别跟我这个小女人一般见识。”

  她的眼睛盯着他的侧颜,那花痴的模样,就差流口水了。

  夏冰倾看的生气,很直接的就讽刺过去了,”那个谁,你胸大站不稳的话,就坐到椅子上去,把胸搁你男朋友的脸上我们都没意见,可你随便乱放,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她的话刚说完,在座的女生都笑了。

  这样骚货,男生都喜欢,而女生都讨厌。

  整容女却脸皮比地层还厚,面对夏冰倾这么犀利的话语跟慕月森冷漠的目光,却依旧贴紧着他。

  她很有自信通过这种接触,慕月森一定会对她有性趣的。

  她发嗲的噘嘴,“哥,你看你女朋友真是小气,我不过是想跟你喝杯酒,她都生气,胸大又不是我的错,人家天生的嘛。”

  夏冰倾听的呕血。

  她什么意思?

  比胸是吧!

  哈,即使是比胸,她也不会输的。

  慕月森向前倾靠,安全筷子去夹菜吃,一边异常冷漠的说:”我要开车,不能喝酒!“

  整容女扑了个空,又被拒绝,心里很是失落,只能强颜欢笑,“哦,对啊,我怎么给忘记了呢。下次,找个机会,我们再好好喝一杯。”

  言下之意,是以后还会见面。

  真是不要脸到了一个极限。

  夏冰倾感觉自己随时会大开杀戒,没的商量。

  但见,慕月森咀嚼了两下,不咸不淡的似无意的开口说:“知道上一个约我的女人,现在在哪里吗?”

  “在哪里?”整容女一派天真的问。

  “我老婆说把人家送出国了,她还说像那么热情奔放的女孩,印度人民会很欢迎的。”

  “…….”整容女愣了一下,哈哈的笑了起来,“你真是会说笑,这个笑话好好听哦。”

  说着,身子往慕月森又侧了侧。

  正当夏冰倾忍无可忍要发飙之际,她直起来了身体,款款离开。

  夏冰倾发觉她真的小看这个女人了。

  套路还蛮深的。

  慕月森不动声色的继续夹菜吃。

  那女人在他口袋里塞了点东西,至于什么,他大概能够猜到。

  中途,他借着去卫生间的空档,摸出口袋里的东西。

  是张纸条。

  上面有一个电话号码,还附送一个吻痕。

  薄唇边勾起冷嘲的笑意,跟他想象中的完全一样。

  晚餐结束,大家移动至ktv包厢。

  “我出去抽根烟!”他附在夏冰倾耳边说。

  “去吧,坐一会我们就走。”夏冰倾了解他不喜这种嘈杂的地方,就体贴的同意了。

  在他走出去没有多久,安优优放下麦克风悄悄的来到夏冰倾的身边,圈着手,在她耳边说了几句。

  夏冰倾的脸色顿时大变,“这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啊,我亲眼看到那女人往你准老公口袋里塞东西的,那东西小小,方方正正的,我虽然没吃过猪肉吧,我也见到过猪跑啊,一看就是——“安优优脸红的把嘴又凑到夏冰倾的耳边说,说出她羞于启齿的三个字,“避孕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